我在入圍感言裡提到,對自己今年這篇作品能夠入圍決選感到驚訝,更遑論是獲得首獎,所以在聽到自己篇名的當下,腦袋完全一片空白;老實說,我很慶幸現在才發表感言,不然在頒獎典禮當天大概只會「呃……啊……謝謝各位」。其實我想講的,大部分已經在入圍感言中說完了,能夠進入決選就讓我鬆了一口氣,知道這樣形式的作品能夠被別人接受,而非只是自己寫得很開心的一篇垃圾。最終獲得首獎,對我來說當然是莫大的鼓舞,也更堅定我持續創作的信心。
  寫到這裡,腦中已經擠不出半點東西。偷看協會官網過往幾屆的得獎感言,發現大家內容之豐富,不禁令我頭暈目眩,只好振作起來繼續想。既然內容形式不拘,我就來分享一下本篇作品的創作歷程。

  如同我在入圍感言中提及的,這篇小說的創作靈感是在玩了電玩「To the moon」之後開始萌芽,這個遊戲同樣是以倒敘的方式一段段回溯主角的人生,背景會選擇遊樂園,也是因為整個遊戲中我最喜歡的配樂,是某段出現在遊樂園中的場景。決定故事的形式和場景後,接下來開始構思故事本身。

  構思過程是最耗時的階段,因為我沒辦法邊寫邊想,一定要把故事從頭到尾想好後才能開始寫,所以故事篇幅才都那麼短。謎底是最早想好的,然後安插角色,決定整個事件的流程。我在時間軸的編排上苦惱許久,最後成品的敘述順序是7654321,但我其實想過7654321234567及1234567654321的順序,前半部和後半部的視點、跟隨對象不同(前半跟著姊妹,後半跟著兄弟,或是相反)。但這麼一來,不同的順序就要有不同的爆點,想到後來越來越亂,加上我又沒什麼做筆記的習慣,最後的結果就是作繭自縛;不只一次想放棄這樣亂來的形式,甚至放棄整個構想。但這時整個idea已經從最初靈光一現的靈感,長成一個幾乎具有完整形體的生物了,我不該就這樣把它拋棄,如果當下不寫下來,以後就再也寫不出來了,即使最後寫出來是個不甚完整的作品也好,我也要別人見到這個故事。抱著這樣的想法,我砍掉原始構想的一半,硬著頭皮把這篇小說交了出來。

  因此我很高興這篇小說最終能夠出版,讓大家見到這個故事,以及其中的角色;沒有讓他們孤寂地死在某個連我都不知道的暗巷裡,也算是盡了創作者的職責。我在入圍感言裡說到,這次的創作手法只是偶一為之的實驗,未來不太可能再有同樣形式的作品,我也曾想過要把這篇小說原本砍掉的另一半補上,但目前就還是讓它保持原樣吧。也許未來寫作技巧和思路更加純熟後,再回頭看這部作品,就會無法忍受它的樣子而把它修改補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