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th-acceptance-speech

曾經在某個場合與某個剛認識的人聊起推理小説,對方是這麽説的。

「女作家很擅長寫愛情小説,但説到推理小説,當然是男作家的天下了。因爲寫愛情小説需要的是敏感細膩和情緒化等女性特質,但寫推理必備的邏輯思維,是女作家缺乏的。不單是這樣,讀推理的也多是男生,我身邊大多數女生聽到推理就皺眉。她們比較喜歡愛情電影和小説,因爲不需要動腦筋。」

總之,對方認爲這不是偏見,而是有事實佐證的。比如說,知名男推理作家的數量就遠比女性多,優秀的女推理作家不是沒有,但只是個例。
這當然不是一次愉快的交談。不過,把這件事寫出來,並不是出於「說女性不行,那我就證明給你看」的心態。我當然清楚,一次僥倖的獲獎並不足以證實什麽,更不會因此自居推理作家。我只是深深疑惑,爲什麽在很多場合都會聽到類似説法。「因爲擅長背書,所以女生的數理初中時比男生好,一上了高中,程度變複雜後就會應付不來,被男生追上。」即使在2019年的今天,這種言論似乎沒有消失。

我無意針對這個話題做深入探討,但想借此機會提出一個疑問:所謂女性頭腦偏向感性,普遍不擅長邏輯思考這種事,到底是生理賦予的差異,還是社會造就的區別?

如大家所知,北歐國家很注重性別教育。喜歡粉紅色的男孩,或熱愛木工的女孩,似乎不會被大人以性別的理由加以阻止或矯正。如果所有女性從小在這種環境長大,從來沒有被規訓、被引導因爲是女孩就該怎樣,也沒有人告訴她們「女生不比男生擅長數理化」,她們長大後的思維方式還會是別人眼中的「偏感性」嗎?她們還是「更喜歡閲讀愛情小説」嗎?反之,男性的部分呢?他們還是一樣「理性冷靜,缺乏細膩情感,不擅長寫愛情小説」嗎?我沒有數據,所以沒有結論,但非常好奇。

我認爲閲讀推理,可以說是「透過理性思考,繞過思維盲點,尋求謎團真相」的過程。而我也相信,以閲讀推理的方式來解讀世界,會給我們帶來一個公平而包容,致力消除各種刻板印象,打破狹隘屏障的美好世界。

最後,深深感謝臺灣推理作家協會,希望徵文獎能一届屆地辦下去,吸引更多人投入推理閲讀、創作以及贊助。